已四度降价促销!

全国征兵工作开始

初冬的思念:解放军直10走出国门

2019年10月21日 00:22

我们总是聚少离多,如两岸。 
  如两岸——只因我们之间恒流着一条莽莽苍苍的河。我们太爱那条河,太爱太爱, 
  以致竟然把自己站成了岸。 
  站成了岸,我爱,没有人勉强我们,我们自己把自己站成了岸。 
  春天的时候,我爱,杨柳将此岸绿遍,漂亮的绿绦子潜身于同色调的绿波里,缓缓 
  地向彼岸游去。河中有萍,河中有藻,河中有云影天光,仍是《国风·关睢》篇的河啊, 
  而我,一径向你泅去。 
  我向你泅去,我正遇见你,向我泅来——以同样柔和的柳条。我们在河心相遇,我 
  们的千丝万绪秘密地牵起手来,在河底。 
  只因为这世上有河,因此就必须有两岸,以及两岸的绿杨堤。我不知我们为什么只 
  因坚持要一条河,而竟把自己矗立成两岸,岁岁年年相向而绿,任地老天荒,我们合力 
  撑住一条河,死命地呵护那千里烟波。 
  两岸总是有相同的风,相同的雨,相同的水位。乍酱草匀分给两岸相等的红,鸟翼 
  点给两岸同样的白,而秋来蒹葭露冷,给我们以相似的苍凉。 
  蓦然发现,原来我们同属一块大地。 
  纵然被河道凿开,对峙,却不曾分离。 
  年年春来时,在温柔得令人心疼的三月,我们忍不住伸出手臂,在河底秘密地挽起。

雪花来了,飘飘洒洒,与人无约,雪落无言,许是怕搅碎尘世的安宁,以它最美的姿态飘舞在我们的掌心。她的身姿是那样的飘逸,她的舞姿是那样的优美,望不到头的大地天边,堆满白雪的路面,洁白的视野中,缤纷的世界似乎也随之简单,而心愈加轻盈如雪。 
  大自然造就了这季节的精灵,造就了雪。没有雪,你怎会感觉得村庄银妆玉砌,天地一片苍茫,生命博大精深?雪静静的从天上落下,荡荡着,它们连成一片,飞舞着,宛如一道长线。它在给人间带来幸福,它们每一片雪花,都蕴含着生机,都是它们斗争的结果,在磨练中得到了它们想实现的愿望。寒冷的天气,需要很低的温度,就这样,它们就在这样的情形中出生。 
  雪,即使再美丽,终有一天也会融化。永不消失的,也只有记忆里的那点略带伤感的瞬间。飞舞的雪花是绚丽的,而我也只是在一个角落里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看着天空中消失的美好,静静的看着不见的彩虹。 
  看着天空中的雪花。好漂亮。好优美。 但是也感觉那么忧伤。初冬的天气,已经很凉了,零落的雪花片片飘飞,洒下一地银白的落寞。雪飘落了,有谁怜?雪融化了,有谁叹? 
  雪,就这样不经意的走入我的视线,给我带来了一点点激动和爱意;
雪,就那样轻轻柔柔的走来,如风吹进窗口一样的淡然,给我带来了梦幻般的诗篇。我那么惊喜,感觉到千古情缘;
我那么幸福,烦恼好似消散。明明的看到雪花飘落在手心,待到仔细的辨认时,却不见了踪影。雪地间我把思绪缠绵,直到模糊了双眼,我静静的倾听,祈望真实的心跳,倾听心与心碰撞的瞬间,微微的疼,微微的暖,微微的渴盼,我的心扉已经慢慢的开启,我平静的心,溢满了从未有过的惬意,真的很好!心情在想象的空间游走,是如此的绚丽缤纷,又是如此的温馨,让人回忆再回忆,直到心动的无法呼吸,直到忘了自己。就这样思绪纷飞如雪,滋润了冬日的天空,湿润了冬天的心情,软软的,似乎幸福,就在眼前。 
  雪依然簌簌地下着,空气愈发的寒冽无声与有声,晴与阴没有区别,好似每一天都如秋风刮过来,尘土隐了一切,世界只有一种颜色,眼泪更不可能,因为感觉不再有痛与幸福的区别。思绪,已渐渐散去,明媚的心情,才刚刚开始…初冬的思念别为我流泪 
被让你紫色的泪滴 
灌入我受伤的心灵 
 
心田的紫风铃 
别为我伤感 
别让你紫色的哀愁 
徘徊在我孤独的梦际 
 
梦中的紫风铃 
别为我摇晃 
别让你紫色的目光 
成为我醒后的梦境

杭州——一个许多诗人留下优美诗句的地方,人们认可的人间天堂。是我到达的第 
 
一个地方。 
 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就是秀气。无论是房子或者是马路,就连这里人的感觉也是秀气 
 
的。没有大型的建筑物。房子都是低矮的,都是窄的。人们迈开的步伐都是小的,似 
 
乎没有事情会让他们着急。在这样的城市里,人们都知足,都活得自由自在。空气也 
 
显得干净,风也是悠闲得四处游荡。 
 
 西湖——杭州的象征,自古以来西湖就被人们的赞美所围绕。我坐在造型古典的游 
 
船上,看着平静的湖面,感受着阳光,空气,风。似乎可以感觉到几百年前的帝王在 
 
江南游玩时看见西湖的美景那一种欣喜的心情。西湖的水清,西湖的水净。西湖的表 
 
面是那么沉静,里面却是那么的生机勃勃。在游船上,看着浆拨动透明的水,看见透 
 
明的水中游动这透明的小虾。透明的一切,都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当我到灵隐寺时,那儿的烟火鼎盛。香的气味弥漫在空气里,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念 
 
佛经的声音为殿堂中的佛增添了威严的感觉。周围的人们,双手的紧握的香慢慢向天 
 
空散发独特的香气。走入大殿,佛低头看着人们,周围的四大金刚,神态各异。一旦 
 
步入殿堂,人们都被这种气势所征服,佛前面的垫子已经经过人们长期的跪拜被磨得 
 
光滑,可是依旧有人在那儿虔诚得长跪不起。我看着 佛,佛微微得低头,微微得笑, 
 
似乎他听到了人们心中的苦恼,似乎所有的困难他都会一一解开。人们来了又走了, 
 
经书读了又停止。唯一不变的,是佛高高在上的微笑,是人们无尽的思考,无尽的心 
 
愿和心灵无尽的满足感。 
 
 杭州是值得享受的地方,这句话没有错。在这种优美的环境中,如果没有一杯清 
 
茶,让自己慢慢地喝,慢慢地感受杭州的景色,那也真是可惜了。我在西湖的沿岸, 
 
看见一些老人,他们悠闲得下着棋,从湖边飘来的风吹乱了老人花白的须发。这一段 
 
景色,被我永久得保留在记忆里。初冬的思念网游传说—无极法师(1) 
  “我的娘啊,这是哪啊”?从草地上站起的我摸了摸脑袋。我抬起头来,想着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是遇到了一场车祸,我一直在马路上跑,忽然,一个纯蓝色的车往的身上一撞,只感到很痛,然后就啥都不知道了。我四处眺望,发现这个地方左边几乎是一个天国,绿草,鲜花,蝴蝶,忙忙碌碌的人们在劳作。鸡鸭牛羊在悠闲吃食。而右边,确实一个地狱,枯死的书的树枝在风中摇摇摆摆,似乎在摇手,早已死去的动物尸骨在地面上暴露着。想到在阴阳相隔的父母,我失声痛哭。难道这是天国,我努力的回想一切,但是,有一种可能,就是我死了……。我失声痛哭。 
  “你是来自现实世界的人吗,你叫雷翔吧”。一个温柔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一望,虽然脸上的泪水让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人影,但我能确定,此人应该不是天使A:他没翅膀,B:此人很高C:他是个男的。 
  我一把抹去眼中打转的泪水,看清楚了,是一个帅锅,以他的面貌,在我们班的女生,他的笑可以倾国倾城。可惜,我是男生。“你怎么知道啊”?我问道他又说道“你肯定是一个游戏痴,竟然带着游戏光碟进入了我们的世界,应为撞击的磁场导致游戏世界的大门突然打开,这是游戏—亮“对啊,你不就是游戏里的新手引导员,但是我还是想回家”。没想到他的口气立马变了,“不行,你必须帮助我们打败魔王,才能回到你的世界,“你看,右边的土地就是被魔神控制的地方,我看到那个地方就怕,所以你必须帮助我们。” 
  我想到到为早日回到那个世界“可是我怎么打败大魔王啊,现在我才一级,想打败大魔王,那是面粉击石,根本不堪一击”。“所以说,你必须慢慢打啊,哈哈”。他露出了个狡猾的笑,“哦,对了,你还没选职业呢,快选完后去王师傅那领取一把武器”。说完便有一个信息框显示当那种职业,我用眼睛扫了过去,“战士,不行,我没那么暴力,刺客,坚决否认,牧师,抗议,枪手,我视力不够好,召唤师,女生才选那种角色那,巫师,我哪有那么怪里怪气,最后一个职业到了我眼前,法师,法师。行,我选。嗖的一声我的装束变成了法师的样子,尖尖的帽子,怪怪的靴子,一把宽松裤,我对自己的样子很是满意。”“他就在哪”。他说完后,指向了一个正在打铁的人,找他去吧。 
  我几步走到那,向打铁的人说“你是王铁匠吗,新手指导员让我找你拿一件武器”。没想到的是,他比那个新手指导员跟更臭屁,态度刁蛮,像个臭脾气的大叔。“小子,想要武器,就帮我捶背吧”。为了早点回家,我忍。汗呼呼地肩膀上,汗水在不停的往上冒。还要我给他捶背,到他心满意足时,却还语重心长的教导我要学聪明点,??铝艘淮蠖巡鸥?椅淦鳌N掖铀?种心玫搅艘话逊ㄕ龋?员哂行┕饣吩诨啡疲??У摹9庥胺ㄕ取?掀贰?セ?30防御+15—速度+2。 
  我向那跑去,没想到那位大哥非常爽快的给了我龙神铠甲—上品—防御+30——幸运+10—破防+10—爆击+10,爽。还有普通的玉护身符—良品—增加速度+5—幸运+10—HP上限+3.汇能戒指—上品增加MP上限+3—魔法攻击+5—爆击指数+5,他还赠送给我一颗新手宠物蛋。 
  而且我又升到了10级,又学到了两个魔法,狂风巨浪—给予敌人50以上的攻击,消耗MP指数20,有一定的爆击。光神祝福—增加我方的HP100点,同时一回合处于保护状态。消耗MP50点。爽 
  但是,村长却给了我一个任务,杀死森林的野兔(给新手村里增加补贴,任务需求:10以上,收集十个兔肉,奖励:经验5000,金钱600,技能书一本(包括十级),当我领了任务准备走时,发现宠物蛋竟然发出了光……。。(雷翔的宠物蛋出来了什么,请看下集,另外,我在招人,想好的角色自己打上去,职业啊什么的,我太懒,SORRY,大家报名加分,找错也加分,留言也加分)

初冬的思念:千余军民共同封堵缺口!

—题记  
   8月到了,阳光明媚,而我开始补课。 
   我的教室在二楼。我看到它时,有很多人围在门口,乱哄哄的。我踮起鞋尖, 
在那张很大的分班榜上,找到两个黑字:果果。 
 
   风开始轻吹,很凉爽。 
   教室外面,有女生在哭。 
   于是,我知道,那个让无数学子无奈的初三,在这个夏天来临,打得我们措手不及。 
 
   放学时,我看到秋儿。那个留齐耳短发的女孩,一身黄衣。她看着我笑,我却想把她留在过去。 
   我在一班,她在三班。 
 
   我开始有了新同桌,郁果。 
   郁果是个好孩子。她总低着头,抄着笔记,还有她的文字。我看着她,觉得时远时近。 
   秋儿还以前一样,只是她变得很静。她总站在走廊,等着我们,孤孤单单。 
   我站在那里,然后低头。 
   这夏天我开始变得很伤感。 
   我在想那蝴蝶,请她不要离开。 
 
   我的头发越来越长,日子越来越短。 
   夏天一天天远了,初三一天天近了。 
   我的夏天结束了,而秋天刚刚来临。 
初冬的思念网游传说—无极法师(1) 
  “我的娘啊,这是哪啊”?从草地上站起的我摸了摸脑袋。我抬起头来,想着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是遇到了一场车祸,我一直在马路上跑,忽然,一个纯蓝色的车往的身上一撞,只感到很痛,然后就啥都不知道了。我四处眺望,发现这个地方左边几乎是一个天国,绿草,鲜花,蝴蝶,忙忙碌碌的人们在劳作。鸡鸭牛羊在悠闲吃食。而右边,确实一个地狱,枯死的书的树枝在风中摇摇摆摆,似乎在摇手,早已死去的动物尸骨在地面上暴露着。想到在阴阳相隔的父母,我失声痛哭。难道这是天国,我努力的回想一切,但是,有一种可能,就是我死了……。我失声痛哭。 
  “你是来自现实世界的人吗,你叫雷翔吧”。一个温柔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一望,虽然脸上的泪水让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人影,但我能确定,此人应该不是天使A:他没翅膀,B:此人很高C:他是个男的。 
  我一把抹去眼中打转的泪水,看清楚了,是一个帅锅,以他的面貌,在我们班的女生,他的笑可以倾国倾城。可惜,我是男生。“你怎么知道啊”?我问道他又说道“你肯定是一个游戏痴,竟然带着游戏光碟进入了我们的世界,应为撞击的磁场导致游戏世界的大门突然打开,这是游戏—亮“对啊,你不就是游戏里的新手引导员,但是我还是想回家”。没想到他的口气立马变了,“不行,你必须帮助我们打败魔王,才能回到你的世界,“你看,右边的土地就是被魔神控制的地方,我看到那个地方就怕,所以你必须帮助我们。” 
  我想到到为早日回到那个世界“可是我怎么打败大魔王啊,现在我才一级,想打败大魔王,那是面粉击石,根本不堪一击”。“所以说,你必须慢慢打啊,哈哈”。他露出了个狡猾的笑,“哦,对了,你还没选职业呢,快选完后去王师傅那领取一把武器”。说完便有一个信息框显示当那种职业,我用眼睛扫了过去,“战士,不行,我没那么暴力,刺客,坚决否认,牧师,抗议,枪手,我视力不够好,召唤师,女生才选那种角色那,巫师,我哪有那么怪里怪气,最后一个职业到了我眼前,法师,法师。行,我选。嗖的一声我的装束变成了法师的样子,尖尖的帽子,怪怪的靴子,一把宽松裤,我对自己的样子很是满意。”“他就在哪”。他说完后,指向了一个正在打铁的人,找他去吧。 
  我几步走到那,向打铁的人说“你是王铁匠吗,新手指导员让我找你拿一件武器”。没想到的是,他比那个新手指导员跟更臭屁,态度刁蛮,像个臭脾气的大叔。“小子,想要武器,就帮我捶背吧”。为了早点回家,我忍。汗呼呼地肩膀上,汗水在不停的往上冒。还要我给他捶背,到他心满意足时,却还语重心长的教导我要学聪明点,??铝艘淮蠖巡鸥?椅淦鳌N掖铀?种心玫搅艘话逊ㄕ龋?员哂行┕饣吩诨啡疲??У摹9庥胺ㄕ取?掀贰?セ?30防御+15—速度+2。 
  我向那跑去,没想到那位大哥非常爽快的给了我龙神铠甲—上品—防御+30——幸运+10—破防+10—爆击+10,爽。还有普通的玉护身符—良品—增加速度+5—幸运+10—HP上限+3.汇能戒指—上品增加MP上限+3—魔法攻击+5—爆击指数+5,他还赠送给我一颗新手宠物蛋。 
  而且我又升到了10级,又学到了两个魔法,狂风巨浪—给予敌人50以上的攻击,消耗MP指数20,有一定的爆击。光神祝福—增加我方的HP100点,同时一回合处于保护状态。消耗MP50点。爽 
  但是,村长却给了我一个任务,杀死森林的野兔(给新手村里增加补贴,任务需求:10以上,收集十个兔肉,奖励:经验5000,金钱600,技能书一本(包括十级),当我领了任务准备走时,发现宠物蛋竟然发出了光……。。(雷翔的宠物蛋出来了什么,请看下集,另外,我在招人,想好的角色自己打上去,职业啊什么的,我太懒,SORRY,大家报名加分,找错也加分,留言也加分)

—题记  
   8月到了,阳光明媚,而我开始补课。 
   我的教室在二楼。我看到它时,有很多人围在门口,乱哄哄的。我踮起鞋尖, 
在那张很大的分班榜上,找到两个黑字:果果。 
 
   风开始轻吹,很凉爽。 
   教室外面,有女生在哭。 
   于是,我知道,那个让无数学子无奈的初三,在这个夏天来临,打得我们措手不及。 
 
   放学时,我看到秋儿。那个留齐耳短发的女孩,一身黄衣。她看着我笑,我却想把她留在过去。 
   我在一班,她在三班。 
 
   我开始有了新同桌,郁果。 
   郁果是个好孩子。她总低着头,抄着笔记,还有她的文字。我看着她,觉得时远时近。 
   秋儿还以前一样,只是她变得很静。她总站在走廊,等着我们,孤孤单单。 
   我站在那里,然后低头。 
   这夏天我开始变得很伤感。 
   我在想那蝴蝶,请她不要离开。 
 
   我的头发越来越长,日子越来越短。 
   夏天一天天远了,初三一天天近了。 
   我的夏天结束了,而秋天刚刚来临。 
初冬的思念别为我流泪 
被让你紫色的泪滴 
灌入我受伤的心灵 
 
心田的紫风铃 
别为我伤感 
别让你紫色的哀愁 
徘徊在我孤独的梦际 
 
梦中的紫风铃 
别为我摇晃 
别让你紫色的目光 
成为我醒后的梦境

初冬的思念:小学老师患上抑郁症!

武林后代3——黑衣族的秘密 
  剑光反闪,不知咋搞的,其余黑衣小兵居然全部向外弹。 
  黑衣兵带头的暗叫一声:不好,中计了!不等他收回那把不要脸的铜剑,韩洛培身子向后一缩,铜剑“锵”的一声插进地里。说时迟,那时快,韩洛培一个反跳跃,跳跳跳,回到了那块大岩石。 
  韩夕明似乎清醒了,抖出一招“震空”,把黑衣兵那个带头的打进边际森林。 
  韩洛培忙用轻功赶向森林,韩夕明紧跟过去,拉哈克克那个废物目送着他们,呆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带头的黑衣小兵,却惊人地发现那小兵正压着那个黑衣BOSS!虽然两个人都晕了,韩洛培还是很小心翼翼检查了一下,发现那个黑衣BOSS不是刚刚被手下砸晕的,在几个时辰前就已经晕过去了,身上没有伤处,只能判定是摔晕的。可地面上并没有石头。“姐姐,我看是被你震晕的。” 
  “被我震晕?”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超音波净声不得了。你不是喊过吗?说不定就是被你的声音震晕的。”…… 
  谈话间,黑衣兵眨眨眼,韩夕明机敏地一脚踩住他的胸部,却得知了一个秘密。 
  …… 
  “你是什么族人?”韩洛培紧锁双眉,问道。 
  “黑衣族,黑衣族……” 
  “你们的族规呢?” 
  “继承颠倒种族的族规。” 
  “颠倒种族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这个……”“快说,不说就动手了!” 
  “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我们的老老老老老老老老族长的三舅舅的表侄子的老婆的妹妹的丈夫的小爷的爹的战友的大舅舅的二老婆的大哥是颠倒种族的头任帮主,他死了,我们的老老老老老老老老族长就创建了黑衣公司,哦不不不,黑衣族黑衣族。” 
  “原来是这样……夕明,我的好弟弟,烤了他。”“哦!”韩夕明一边捧了一堆柴火,一边咂着嘴。 
  “不不不,大哥大姐绕了我吧。” 
  “我有那么老吗?”“小姐姐……”“肉麻。”“姑娘……”“这还差不多,不过放了你是有代价的,你得准备交出些什么,怎么样,这份合同签不签?”(合同?) 
  “签,我签,我就告诉你们一个黑衣族的秘密吧,只要你们放了我。”(真是很会背叛种族的人啊) 
  “说吧。”“说出来听听,说不准是好东西呢。”韩夕明在一旁调皮地说。韩洛培白了他一眼。“嗯,是一个传说,只要有人一口气吃掉7个黑摩莲,就会觉得很难过,如果撑不过去的话,噩运之神就会找到他。相反的,如果熬过了7个时辰,不叫一声,好运之神就会主动找上门来。”  
  “那就是算下一个赌注了。” 
  “对,弄不好还会死的。” 
  韩洛培想了一会儿,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这个传说有没有记载?” 
  “有,一封羊皮卷,好像夹在了什么书里。不过,听说几年前有个人把羊皮卷撕开了,偷走了一半。现在即使找到书,也只有一半的记载了。” 
  韩夕明在一边放下柴火,从口袋里掏出一封破破烂烂的信,上面有关于各种传说的简略记载。“是七个黑摩莲吗?” 
  “对对,是七个黑摩莲。” 
  “奇怪了,没有阿。” 
  韩洛培一思索,一把抢过信,还嘟嘟囔囔的说:“既然是七个黑摩莲,七个人可以组成一个派,黑摩莲就是恶魔的花朵,这么说来,就是一个派的恶魔花朵,恶魔花朵被称之为罪恶,派又可以代表队伍,难道是……” 
  韩夕明一副半懂不懂的样子,还点点头:“罪恶的队伍……吗。” 
  此时他们两个人完全不把黑衣族带头的那个黑衣小兵放在眼里了,那个背叛种族的人乘机逃之夭夭,不过他哪怕去自杀,也不关韩洛培和韩夕明的事了。 
  “夕明,你看,这个。” 
  “犯罪的群狼之传说?” 
  “可能就是这个了,回去告诉师傅吧,师傅或许知道三四分。” 
  “走吧。” 
  二人的身再次消失在密林深处。初冬的思念网游传说—无极法师(1) 
  “我的娘啊,这是哪啊”?从草地上站起的我摸了摸脑袋。我抬起头来,想着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是遇到了一场车祸,我一直在马路上跑,忽然,一个纯蓝色的车往的身上一撞,只感到很痛,然后就啥都不知道了。我四处眺望,发现这个地方左边几乎是一个天国,绿草,鲜花,蝴蝶,忙忙碌碌的人们在劳作。鸡鸭牛羊在悠闲吃食。而右边,确实一个地狱,枯死的书的树枝在风中摇摇摆摆,似乎在摇手,早已死去的动物尸骨在地面上暴露着。想到在阴阳相隔的父母,我失声痛哭。难道这是天国,我努力的回想一切,但是,有一种可能,就是我死了……。我失声痛哭。 
  “你是来自现实世界的人吗,你叫雷翔吧”。一个温柔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一望,虽然脸上的泪水让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人影,但我能确定,此人应该不是天使A:他没翅膀,B:此人很高C:他是个男的。 
  我一把抹去眼中打转的泪水,看清楚了,是一个帅锅,以他的面貌,在我们班的女生,他的笑可以倾国倾城。可惜,我是男生。“你怎么知道啊”?我问道他又说道“你肯定是一个游戏痴,竟然带着游戏光碟进入了我们的世界,应为撞击的磁场导致游戏世界的大门突然打开,这是游戏—亮“对啊,你不就是游戏里的新手引导员,但是我还是想回家”。没想到他的口气立马变了,“不行,你必须帮助我们打败魔王,才能回到你的世界,“你看,右边的土地就是被魔神控制的地方,我看到那个地方就怕,所以你必须帮助我们。” 
  我想到到为早日回到那个世界“可是我怎么打败大魔王啊,现在我才一级,想打败大魔王,那是面粉击石,根本不堪一击”。“所以说,你必须慢慢打啊,哈哈”。他露出了个狡猾的笑,“哦,对了,你还没选职业呢,快选完后去王师傅那领取一把武器”。说完便有一个信息框显示当那种职业,我用眼睛扫了过去,“战士,不行,我没那么暴力,刺客,坚决否认,牧师,抗议,枪手,我视力不够好,召唤师,女生才选那种角色那,巫师,我哪有那么怪里怪气,最后一个职业到了我眼前,法师,法师。行,我选。嗖的一声我的装束变成了法师的样子,尖尖的帽子,怪怪的靴子,一把宽松裤,我对自己的样子很是满意。”“他就在哪”。他说完后,指向了一个正在打铁的人,找他去吧。 
  我几步走到那,向打铁的人说“你是王铁匠吗,新手指导员让我找你拿一件武器”。没想到的是,他比那个新手指导员跟更臭屁,态度刁蛮,像个臭脾气的大叔。“小子,想要武器,就帮我捶背吧”。为了早点回家,我忍。汗呼呼地肩膀上,汗水在不停的往上冒。还要我给他捶背,到他心满意足时,却还语重心长的教导我要学聪明点,??铝艘淮蠖巡鸥?椅淦鳌N掖铀?种心玫搅艘话逊ㄕ龋?员哂行┕饣吩诨啡疲??У摹9庥胺ㄕ取?掀贰?セ?30防御+15—速度+2。 
  我向那跑去,没想到那位大哥非常爽快的给了我龙神铠甲—上品—防御+30——幸运+10—破防+10—爆击+10,爽。还有普通的玉护身符—良品—增加速度+5—幸运+10—HP上限+3.汇能戒指—上品增加MP上限+3—魔法攻击+5—爆击指数+5,他还赠送给我一颗新手宠物蛋。 
  而且我又升到了10级,又学到了两个魔法,狂风巨浪—给予敌人50以上的攻击,消耗MP指数20,有一定的爆击。光神祝福—增加我方的HP100点,同时一回合处于保护状态。消耗MP50点。爽 
  但是,村长却给了我一个任务,杀死森林的野兔(给新手村里增加补贴,任务需求:10以上,收集十个兔肉,奖励:经验5000,金钱600,技能书一本(包括十级),当我领了任务准备走时,发现宠物蛋竟然发出了光……。。(雷翔的宠物蛋出来了什么,请看下集,另外,我在招人,想好的角色自己打上去,职业啊什么的,我太懒,SORRY,大家报名加分,找错也加分,留言也加分)

初冬的思念:9.16浦东机场卫星候机楼启用!

作为一只猪来说,懒懒也许是有那么一点与众主不同之处吧.你看看,两只像黑珍珠一样的滴溜溜转的眼珠,透出的不是一股灵活劲,而是一股,怎么说呢?如果粗略地说,我们就叫它贪婪吧.但是懒懒眼中的贪婪实在是没有太高的要求.它总是趴在猪圈的阴凉地方,半闭眼睛,嘴里偶尔发出一声"哼哼",耳朵偶尔懒散地扇动几下,痴痴地想:只要每天能有那么可口的事物与那么甜美的梦就够了.懒懒的身体自然是秉承了猪祖先的样子,胖乎乎,圆滚滚的,但是,它似乎更圆,更胖了一点.它的皮肤倒是让人看得很舒服,全身上下全部是清一色粉红,没有任何斑点,就凭这点,它在它居住的"卡卡镇"中可以算得上一头名副其实的美猪了,对了,就在去年"卡卡镇"百年一次的"猪选美大赛中",它还获得二等奖呢! 
  如此出色的一头猪,在一般的小镇中早就令众人和众猪另眼相看了.喀什在什么都无所谓的"卡卡镇"里,就没有什么稀罕了,他们知识很单纯地想把猪们养胖一些,然后宰了,吃掉. 
  这天,懒懒又像往常一样在猪圈阴凉的地方打盹儿。主人来了,把猪食倒进槽里,懒懒一嗅,哟,香呀!今天主人定加了些肉吧?真是香呢~懒懒匆匆地站起身,摇晃着肥胖的身躯笨拙地跑到槽边,却一反刚才的慌张,慢悠悠地叫了一声“哼!”宣布午餐的开始,才把嘴伸进槽里,吧唧吧唧地吃起来。你可不能怪懒懒傻里傻气,因为整个猪圈里只有它一头猪,所以压根就不必担心别的猪会来抢食。想必是主人看中了懒懒的一身好肉才大发善心,每次喂食都给它多一些分量,好让它快快长大。但懒懒不这么想,它还以为这是因为那次选美获得了而等奖,主人高兴才给它喂那么多食物呢! 
  就在它吧唧吧唧的档儿,突然吃到了一个有手掌那么大的东西,还有棱有角的,硌着怪不舒服的。于是,懒懒把那东西吐在槽边上,继续吧唧吧唧地吃起食物来,吃得眉开眼笑的。 
  “你在干吗呀!——痛死我了!”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懒懒瞪圆了两只“黑珍珠”,惊讶的望向四周,甚至连自己肚子下那么点空隙都看了,还是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就在它认为自己听错了,想再吃食时,那声音又传来了:“你怎么那么没礼貌,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声音里满是不高兴的味儿。  
  这次懒懒可吓坏了,它惊恐地睁大两只小眼睛,飞快地奔到猪圈最远的角落,瑟瑟发抖像秋风中的黄叶儿,可怜兮兮的。 
  “你……你……你是谁……你……在……在……哪……儿……呀”懒懒听到这,只觉得视线里似乎出现了一个绿色的脏东西,飞在它的上方。于是,它仰起头——呀!真丑!这个东西全身都是绿色的,头上生着两对白色的小角,很钝,上身光着,下身穿着一条深黄色的裤子,脚也光着。它的手上还长着一对没有羽毛的翅膀。它正竖着眼,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我说,伙计。”那个奇怪的东西开口说,“你叫什么?” 
  “我……我叫……懒……懒。”懒懒还是有些心惊胆战的。 
  “哦?懒懒?还凑合着叫吧,不过,你的名字可没我的好听,我叫坏坏,怎么样?”绿东西,哦,不,是坏坏咧开嘴笑了。 
  懒懒看着它友好的样子,也不再害怕,不过它对它说的话可有些不满,什么叫凑合着听?我的名字多好听!你的呢?坏坏?难听死了!没有创意! 
  懒懒“哼哼”了两声,算作回答。 
 “既然我来到了你的家,我们就使做个朋友吧,能交上我这么个朋友算你走运。”坏坏依然咧着嘴,手上的翅膀不停扇动着。 
  懒懒又不满了,不过老是一个“人”在圈里,实在太寂寞了,有个朋友解解闷也不错,于是它答应了坏坏。两个“人”就开始谈天论地了。 
  “哥们儿,你干吗要那么胖呢,你看我多苗条!”坏坏在懒懒眼前扭动了一下屁股,想展示自己苗条的身段,但在懒懒眼里,怎么看都像闪了腰似的。 
  “你的腰怎么了?”懒懒有点担心它。 
  “你这只笨猪!”坏坏气坏了,吐出一句脏话,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算了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说说吧,你吃那么胖干吗呢?” 
  “真是好笑,猪当然应该胖一点才漂亮拉。要是都像你那么瘦不啦叽的,人类哪会要我们?”懒懒振振有辞。 
  “你才好笑,连自己处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都还蒙在鼓里,我还真佩服你呢!”坏坏抓了抓自己白亮亮的小角。 
  “千钧一发?”懒懒不解地眨巴眨巴珍珠眼。 
  “就是很危险的意思!”看样子,坏坏又要生气了。 
  “我哪有危险!乌鸦嘴!我整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小日子过得可滋润呢!昨天我偷跑出去时,还碰到一头美女猪呢!我幸福得很!”懒懒很大声的吼,它决不允许别人说它不幸福,有危险。 
  “你自己想想吧,你这么胖是谁给喂的?” 
  “当然是主人了!”懒懒不假思索。 
  “那他把你喂得那么胖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因为他喜欢我才让我吃得那么胖了。” 
  “笑话!——对了,你看过别人杀猪吗?” 
  “杀猪?”懒懒的脸色变了,脸上写满惊恐,特别是哪个“杀”字,让它脑袋“轰”地一响。 
  “对。我就看过。那是在前几天我刚来卡卡镇的时候,看见一个强壮的男人正在‘屠猪场’里杀一头十分肥胖的大公猪,那场面,叫一个恐怖!一刀下去,鲜血直喷出来,沾在刀上,溅得好远好远,那男人还不停地挥着刀,那只猪最后就被他杀了。”坏坏缓缓地说,似乎沉浸在当时的恐怖气氛中,声音都有些抖了。 
  这些话让懒懒听得心都快不跳了,人们怎么能宰杀猪呢!它的珍珠眼里满含着伤心与恐怖的泪水…… 
  “我来帮你!你不用怕!”坏坏突然很大声说了这句话。 
  懒懒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猛地抬起猪头:“你有什么办法?” 
  “人类杀你们是因为你们胖,肉多,只要你让自己瘦下去,人们就不会来杀你了。”坏坏为自己的注意而兴奋不已。 
  对呀!这真是一个好办法!懒懒暗淡的目光里又燃起了希望之火!它要为生存而奋斗!它要绝食! 
  从那以后的几天里,懒懒真的就没有再吃过一口食,身体明显地消瘦下去。坏坏很庆幸自己有个这么好的脑瓜子,但它却不知道懒懒心里有多么痛苦。 
  就在昨天晚上,星星在天上眨巴着眼,懒懒就全身无力得趴在猪圈里,肚子早就开始大动干戈了。懒懒只觉得胃好像都没有了,整个身体像被抽空了一样,一阵又一阵地疼痛。它心痛如刀绞,吃是猪一生的本职啊,如今懒懒的本职没有了,她有多么地绝望!她好几次都想吃上几口可口的猪食,可是,它害怕自己长得更肥胖,那样就离死棋不远了。懒懒终日在恐怖的边缘上挣扎,在折磨中度过一分一秒。它真的累了。是时候了,它想。 
  这天,从卡卡镇传出一个消息。卡卡镇中最肥胖的猪在几天让人匪夷所思的绝食后被活生生饿死了。 
  那只猪的名字叫懒懒。 
  人们不知道,在懒懒死的那天早晨,坏坏在一旁泣不成声,如果仔细听,也许能听隐约听到它的话:“呜……我不知道……对不起……懒懒……我只是想帮你……却……却加速了你的死亡……对不起……”然后,只个绿色的东西便飞走了,只留下一只粉红色的叫懒懒的猪和几滴眼泪……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既可供油又当炸弹!,与F-16编队飞行!,三载脱欧迷局撕裂英国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